阳面槐叶

万年透明老咸鱼

他摸索着坐到孟婆的椅上,触及孟婆汤时,顿了顿,“我嗅着这汤药苦……若一日一位叫薛洋的人来您这里渡世,”他放下拂尘,在手袖中探索一阵,取出一个素净的布囊,又勾着嘴角,温柔至极地笑了,“可否在他的汤里多加些糖?”他笑得过于温柔,仿佛不晓得身后忘川河中的腥风遍布,本是两颗明眸的空洞中渗出许多骇人的血,他端起桌前的汤,一饮而尽,嘴角难以察觉地抽动了一下,拿起拂尘,落荒似的起身离开,忽而又停下,转过头,对着孟婆的方向,对着来路的方向,驻足许久,他想自己大概忘了些很重要的事,不知是为着谁,轻轻念了一句:
“告辞。”

这个周锐有点费渡(゚⊿゚)ツ

沉迷截锐

这一波都是锐哥的笑颜(迷死人了迷死人了(ᕑᗢᓫ∗))

我曾在你的瞳孔
看到过整个宇宙

你就像突然闯进的风,抚乱了华发,又轻轻薄薄地擅自走开了

“太阳轻踩在我的右脸上,我被压的扁扁的,轻薄的身子骨遇上湿冷的风,意志力是鸡蛋内壁的薄膜,打碎了裹着碎壳渣下锅,热油浇心,头脑清醒。”——春夏

“突然觉得一个橘子不是生下来就甜就酸的,它是在被人剥了皮扯了线,被从中缝强制分割的瞬间,由各自高低不一的自尊心和羞耻感而酿成的。”——春夏

你真是帅极了,像个诗人一样。

“我的性格很秋冬,所以我叫春夏。”

20180328周锐明星特别任务直播(好像发的太晚了)·壁纸

吹爆我美锐✧٩(ˊωˋ*)و✧


兄弟情真的好感人( ͡° ͜ʖ ͡°)✧

(我把平平截丑了你们来打我吧)`-' ))